未来生育五大猜想

未来生育五大猜想:大约40年前,人类繁衍的方式只有一种。直到有一天,帕特里克·斯特普托医生和罗伯特·爱德华兹医生经过多年的反复试验,将莱斯莉·布朗的卵子与她丈夫约翰的精子在培养皿中结合,然后将形成的胚胎植入她的子宫。

  参考消息网5月29日报道 美国《大西洋》月刊6月号(提前出版)一期发表文章称,大约40年前,人类繁衍的方式只有一种。男性的精子在女性体内与卵子结合,形成受精卵,变为胚胎,之后成为胎儿。一切顺利的话,胎儿会在母体内待到足月,然后宝宝就降生了。直到有一天,帕特里克·斯特普托医生和罗伯特·爱德华兹医生经过多年的反复试验,将莱斯莉·布朗的卵子与她丈夫约翰的精子在培养皿中结合,然后将形成的胚胎植入她的子宫。1978年7月25日,路易丝·布朗呱呱坠地,她的降生预示着人类生殖领域一场革命性剧变的到来。

  未来这一领域的创新可能会通过类似的方式。以下是根据对一些学者、医生和企业家的采访,对未来生殖领域可能发生的变化作出的猜测。

  1.一个孩子有多名父母

  捐献精子和卵子以及代孕已经造就了不同寻常的父母亲组合。一种新的体外受精程序会将患者卵子的细胞核与捐献卵子者的线粒体DNA相结合。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正在考虑是否批准这项技术,该技术能够预防源自线粒体DNA的疾病,目前这种技术在猴子身上的试验取得了成功。

  还有子宫移植,在这种情况下,一名女性健康的子宫被移植到别人腹腔内。自2012年以来,9名瑞典女性接受了亲属捐献的子宫——大多数情况下,捐献者是她们的母亲。现在,她们正在接受体外受精治疗。一旦成功怀孕,她们将成为首批用别人的子宫孕育孩子的人。她们的孩子事实上睡在她们当年曾经睡过的“房间”里。

  2.受孕信息个性化

  生殖研究的关键问题之一是,如何帮助想晚些生儿育女的女性实现愿望。许多年近四十或年龄更大的女性都会寻求体外受精技术,不过她们往往不是很清楚这种劳神费力、价格高昂的治疗是否会奏效。像Univfy这样的一些服务机构正试图帮助女性更好地了解自己的生育能力。这家公司对曾使用过体外受精技术的患者进行了长达5年的跟踪调查,根据收集的具体数据和其他预测模式,提供有关受孕可能性的个性化信息。

  3.生育时间更精确

  马克斯·列夫钦是一款追踪生育能力的应用程序的创始人之一,该应用程序可以帮助用户确定最有利于受孕的性行为时机。这算不上什么革命性进步——只要确切了解月经周期,然后再准备一支体温计、一支笔和一张纸就可以做到同样的事情——但是,通过让用户匿名将数据集中起来,就可以更好地了解整个人群的生育能力模式。目前针对夫妻为怀孕所做努力的大范围研究少得令人吃惊,列夫钦希望通过这款应用程序,可以改变这种局面。

  问题在于,人们记录的数据往往不大可靠。或许有朝一日,植入体内的传感器可以追踪子宫内部的状况。毕竟,药管局已经批准在身体其他部位使用可以采集数据的传感器。

  4.出现人造精子和卵子

  在生殖技术领域,最重大的变革或许是创造出人造配子,也就是精子和卵子的细胞。研究人员最终或许可从成年男性或女性身上提取一个细胞,将其变成干细胞,再将干细胞转化成精子或卵子。医生已经利用这种技术成功地在实验室培育出同性繁殖的动物。

  伊利诺伊大学医学院的哲学教授蒂莫西·墨菲关注的重点是生殖技术对同性恋和变性人的生物伦理学意义。他指出,人造精子和卵子不是带来重大的社会变革,而是保护了正常的家庭结构。

  5.基因技术创造完美婴儿

  人类基因组计划不过完成了11年,现在就已经在技术上可以做到在体外受精过程中对胚胎的全部基因组进行扫描。如果说父母们已经在为避免孩子多长出手指头而终止妊娠,那么又会有多少人能够抵制将拥有“最佳”基因组的胚胎植入体内的诱惑呢?

  这样一来,未来的生育情形可能是,越来越多迥然不同的家庭制造出越来越相似的婴儿。

  【链接: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发展简史

  1677年:安东尼·范莱文胡克在显微镜下发现了精子。

  1784年:首次在狗的身上成功完成了人工授精。

  1934年:德国医生赫尔曼·罗勒德出版关于辅助生殖技术的《试管婴儿》一书。

  1978年:首位试管婴儿路易丝·布朗降生。》》推荐阅读:回顾试管婴儿的发展之路

  2029年:如果当前的势头继续,双胞胎的出生率将达到4.3%,远高于1980年1.9%的比例。

  2050年:借助冷冻卵子、体外受精和人造子宫技术,分娩的年龄障碍将不复存在。